最后更新于:2020 五月 19日 , 星期二 , 15:49 下午

宗教哲学

  • 一神论:上帝向我举手击掌。
  • 多神论:至少有一个上帝与我举手击掌。
  • 单一主神论:可能还存在其他神,也可能没有,但我只知道我崇拜的那个与我举手击掌的神。
  • 单神崇拜论:肯定存在许多个神,但我只崇拜那个与我举手击掌的神。
  • 泛神论:宇宙就是神,神就是宇宙,与我举手击掌。
  • 万有在神论:宇宙到处都体现着神性,因为神创造了宇宙及其运行规则,但神高于宇宙,神与我举手击掌。
  • 全神论:所有宗教的神都以各自的方式与你举手击掌,但没有哪一个宗教的神独自可以给予你举手击掌的完整体验。
  • 泛心论:宇宙中的一切都有意识,因此都可以与我举手击掌。
  • 应有神论:应该有某种神在与我击掌,但除此以外,谁知道呢?
    不可知论:可能有神与我击掌,但也可能是我在与自己击掌,谁知道呢?
  • 无神论:我与自己击掌,与神无关。
  • 自神论:我自己与自己击掌,我就是神。
  • 远神论:神是否存在与神是否与人击掌之间根本没有关系。你们是完全没事儿做吗?成天想这些东西。
  • 漠视论:“神”这个概念根本没有明确的定义,因此,讨论神是否存在、是否与人击掌毫无意义。
  • 自然神论:神肯定存在(不管有几个),但神从来不会干涉人类的事务,因此,我很确定他们从来没有与我击过掌。
  • 二元论:这个世界上既有善,也有恶。因此,每一次击掌行为必然对应着令人心情低落、毫无干劲儿的反面行为。
  • 反神论:肯定不存在与人击掌的神,不过,如果神存在,我完全放任神继续这么做。
  • 恶神论:与人击掌的神肯定存在,但其采用的方式令人心生厌恶。
    唯我论:我自己与自己击掌。遗憾的是,这种击掌的行为也只是我想象出来的,因为除了我的思维之外,根本不存在任何东西。
  • 世俗人文主义:没有神会与我们击掌,但我们仍要友善相处……我们仍然可以互相取暖、互相激励。

关于存在的哲学

  • 虚无主义:别说举手击掌了,一切都不存在,一切都没有意义。
  • 存在主义:别说举手击掌了,一切都不存在,一切都没有意义。因此,我们要尽可能真诚地互相激励,从而赋予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 决定论:我现在在与你击掌,但这并不是自由意志的结果,自由意志只是幻觉。如果你能让时光倒流,重启这个宇宙,一切都会和现在一模一样。结果就是,此时此刻,我仍旧会向你举起手准备击掌。
  • 结果主义:无论过程有多么邪恶可怖,只要结果是令我高兴和被肯定的,那它就是正义的。
  • 功利主义:无论过程有多么邪恶可怖,只要结果能让大多数的人受到最大程度的激励,那它就是正义的。
  • 实证主义:你让我相信举手击掌的行为确实存在,那我得先看看相关的科学依据。
  • 客观主义:击掌是我的合理个人权利。任何强权以任何形式无视我的个人权利,强行与我击掌,都是不对的。
  • 享乐主义:击掌让我感觉很棒,开心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因此,只要我想或我需要,就会激励自己。别和我谈什么后果。如果做爱时击掌也能让我感觉良好的话……我真的要试试。
  • 实用主义:只有当击掌能够产生某些正面影响时,它们才是有益的。
  • 经验主义:别相信直觉,也别相信传统。彻底理解击掌行为的作用的唯一方法就是亲身施与并接受激励。
  • 斯多葛主义:情绪会导致错误的判断,而错误的判断又会干扰清晰、客观的思考过程。因此,最好的击掌一定是出于极度理性的原因才做出的。
  • 绝对论:特定行为从本质上就有对错之分。比如,偷盗总是错的,哪怕你偷盗是为了给一只饿得奄奄一息的小狗喂食。而击掌的行为总是对的,哪怕你想以击掌的方式激励别人时狠狠地把巴掌甩在了对方脸上。
  • 伊壁鸠鲁主义:能够得到快乐当然很棒,但最大的快乐则是能够摆脱痛苦与恐惧。因此,我只会与你以合理的次数击掌,毕竟我不想把自己的手掌拍得生疼。
  • 荒诞主义:光是理解单次击掌这种激励方式的规模、范围、潜在影响力就已经着实困难了,要彻底了解所有击掌行为的真实意义就更加毫无可能了。于是,对击掌行为的合理回应就是自杀或者痴心妄想未来某一天某个神明会彻底究明击掌行为的意义。如果这两个情况都没有发生的话,那么就稀里糊涂地接受这种行为的荒诞性,继续没心没肺地开心击掌吧。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你还是最爱自己 上一篇
劳动力是不是商品 下一篇

 目录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