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于:2020 六月 26日 , 星期五 , 15:57 下午

一、

司马迁《史记》记载,荆柯刺秦王是一个仓促的行动。荆柯迟迟不从燕国启程,是要等待一位真正的刺客,但这位刺客没有到,在燕太子丹的催促下,荆柯只得亲自操刃,作了自己并不擅长的事情。

荆柯刺秦王的事件,令“风萧萧兮逆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唱词流传千古。中国文化重文轻武,认为武者不祥,对文的一面宣扬,对武的一面隐去,这是作史的传统。所以《史记》对荆柯所等的真正刺客,没有交待。

根据一本宋人笔记《秋霜碎语》载录,荆柯所等的人,以“白猿”两字为代号,是战国著名的职业刺客。

白猿为何没有赴约相助荆柯,已不可考,但荆柯刺秦王的事件之后,白猿退入山中,写出一本名《灵动子》的书,分上下两篇,上篇阐述“弑君”理论,给予刺杀君王的行为以合理性,认为对社会具有调控作用,是天道的一环,下篇讲解训练刺客的方法。此书很快被查抄焚毁。

明朝史官查清,从战国时代开始,在辽东深山始终存在着一个刺客组织,关系着三十几位帝王两百多位大臣的死亡,但那是社会阴暗的一面,所以不予记载。在《东厂密件572号》中记载,此辽东刺客组织,所有人均名“白猿”,“赵白猿”刺杀刑部员外郎杨继盛,“周白猿”刺杀锦衣中书林润,“林白猿”刺杀海防督臣张经------

明朝时代的女真族居于长白山东南,在永乐年间西迁到赫图阿拉山,正是东厂密件中白猿一系刺客的藏身之所,万历四十四年,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传说便有白猿一系刺客的参与。

与白猿一系的接触,令努尔哈赤深知他们的危险,女真族建立清朝后,五万大军包围了赫图阿拉山的新宾地带,进行了多次搜山活动,直至烧山,三十五日内新宾山区火势连绵,夜晚亮如白昼。

有江湖术士说此举是造风水,女真人烧旺了祖庭,可有三百年江山。这次军事行动,斩杀了从山中逃下的五十七人,清理火场后,发现了一百二十三具焦尸,白猿一系应该被屠杀干净。

但清朝入关后,最初的几位执政者——皇太极、多耳滚、顺治均暴死,康熙少年时多次被行刺,有了七十余年的平静后,雍正暴死,据说都是白猿一系余孽所为。

乾隆即位后建立了严密的护卫系统,虽然行刺也时有发生,但都不太高明,令女真皇室胆寒的刺客不再出现,据此分析,那烧山余孽已经老得死去,杀雍正是他的最后一击。清朝皇室自此享受了一百七十多年的太平。

公元1912年,女真皇室宣布“逊位”,清朝灭亡,中华大地开始了军阀混战的时代,此时又了名号“白猿”的刺客出现。

二、

1916年6月23日袁世凯逝世。按照古代规矩,只有天子才能主持祭天活动,袁世凯称帝八十三天中,有十一天在天坛进行祭天仪式,对一个六旬老人是极大消耗,群臣均认为他是累死。

袁世凯称帝时采用的是明朝服装,但明朝灭亡三百年,所以挽留了一批清朝宫人作仪仗队。袁世凯的暴死,令这些前清宫人回忆起了清朝初期皇帝的连续死亡,有人怀疑是刺客所为。

国务总理段祺瑞,对袁世凯的尸体进行了检查,周身没有伤口,指甲颜色正常,无中毒迹象。但有一位侍卫,发现袁世凯的左耳孔中有一点白色,挑起来见是棉花,扯出棉花,带出了一截小箭。

原来刺客在箭尾悬上一点棉花,直接射进袁世凯耳中,血被棉花堵住,所以外表看不出来。这个刺杀方式构思巧妙,如果不是贴身射出,就是袁世凯出行时,那时群众都在二十米外,其弓射技巧高明得有点匪疑所思。

袁世凯不是在出游时暴毕,他逝世的地点是在自家的花园。段祺瑞判断,如果刺客是内部人,为了不暴露,一定不会在此时间离开袁府。段祺瑞是军人出身,很早前便从军队挑选体能卓越者,送去学武,学成后作自己的贴身侍卫,他派一个侍卫到袁府中逛了一圈。

侍卫归来后说:“有个厨师举止不同。”

这位厨师是袁世凯称帝后,被招来的,因为会作清廷大宴,但他不是宫人出身,是一位前清老宫人所教——听此汇报,段祺瑞仰头长叹:“袁公也太大意了!”

国民近卫军包围了袁府,厨子被乱枪打死,死后检查尸体,发现他的中指第二指节有一个渠形茧子,正是拉弓的痕迹。

检查厨子的房间,发现了一本名为《灵动子》的书,在下篇刺客训练法中,段祺瑞看到“弓射法”是最为简单的一种,可以速成,想到不知有多少本书流传在民间,生起极大的恐惧之心。

段祺瑞思索了一个晚上,在侍卫中选择了最忠心的卫士,将书交给了他,说:“好好研读,我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此侍卫得到这本书后,用了三个晚上将整本书背下,当着段祺瑞的面烧毁。

在天坛北门,段祺瑞盖了座没有门的院子,将他封在里面,说:“你要学成,当然可以出来,学不成也就不用出来了。”原来段祺瑞将书传给侍卫后,又担心他学会了害自己,就用了这个方法将他困死。

围墙中的食物仅能维持十天,十天过后,那座无门的院墙便被段祺瑞淡忘。他忙于填补袁世凯死后留下了空白。

此事过去整整一年,到1917年7月,段祺瑞与对手黎元洪争取最高领导权失败,被逐出北平后,唆使各地督军,通电宣布要进北平“兵谏”。

当时北平护卫军不足三千人,黎元洪接到了一个前清军官的来信,表明自己支持黎元洪,愿率兵坐镇北平,威慑各方。黎元洪开城迎接了他的队伍,然后便被软禁起来。

此人是前清武状元,官至云骑尉,以“树上开花”之计进京后,立刻拜见清朝皇室,君臣相见的场面感动了北平百姓。当满城称赞此人的忠义时,所有人都忘了,作为一个云骑尉,他只有五千兵马。

段祺瑞攻打北平的准备作得非常充分,日本与苏联争夺库页岛时打出了极为惨烈的攻城战,于是专门请教了日军,日军派出青木中将作段祺瑞参谋,青木中将的作战计划达237页,与段祺瑞彻夜畅谈,因合作愉快,还说动日军赞助了段祺瑞100万元军费——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小题大做。

当段祺瑞兴致勃勃地准备宣布开战时,接到密报,说在运骑尉的军中有一个刺客名号“白猿”,如果段祺瑞发兵,便在发兵的同时将段祺瑞刺杀于万军之中。

这个消息,令段祺瑞迟疑了两天。

两日后,青木中将作出分析:“如果真有如此高明的刺客,他为什么不现在刺杀你呢?”段祺瑞大叫:“对呀!”

云骑尉的兵马在四十分钟内被击溃。

段祺瑞进程后所作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天坛北门。白猿刺客的话题,令他记忆起了自己的侍卫。

当无门的院墙被推倒后,里面没有人,也没有尸体,那侍卫竟然消失了。段祺瑞嘟囔一句:“难道他练成了?”强打起精神,到紫禁城要求皇上再一次宣布“逊位”。

十五年后,段祺瑞被新生势力排出政坛,在上海当寓公,整日念佛。1933年,同是下野军阀的孙传芳被仇人打死在天津紫竹林清修院佛堂,此消息传来,段祺瑞一日内老了许多,再也念不下佛了,于是登报招聘保镖。

但他又疑心有仇人借应聘保镖来行刺,所以对应聘的人见也不见。

一天段祺瑞午睡醒来,见床前站着一人,有些眼熟。那人见段祺瑞醒来,说道:“总理。”听到“总理”一词,段祺瑞想到应该是自己旧部,仔细看去,原来是被他困进墙中的侍卫。

护卫说:“我将不久于人世,便想将自己的故事说给人听,但我从围墙翻出去后作了刺客,所行都是密事,一个亲近的人也不能有,我从17岁给您当侍卫,就只有讲给您听了。”

以下是段祺瑞325号文案的内容。

三、

我见您仅给我留了十天食物,当天晚上就逃出围墙,不是用武功,而是所有侍卫皮靴中都有把匕首,我用匕首抠着墙缝,十分钟便翻出墙去。

天坛外是一片湿漉漉的草地,向北就是您的府第,我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您对我已心存顾忌。

离开北平,我有了许多游历。

才知道了中国的上层组织为党,下层组织为帮,明朝末年东林党人李三才驾驭帮会管理运河,开始了党帮合作。这是把握社会的关键,您这一代军阀既没有党也没有帮,光靠手中一点队伍,打了败仗就什么都没了,所以不能成气候。

现今的南京政府懂得“党帮一体”的道理,所以比你们长久些。但他们又不懂得党帮虽一体,却有上下之分,往往在党中用帮的手段,一言不合就搞暗杀,上下不明,所以有乱。

在党帮之外的名为“侠”,行侠就是行刺,这是战国时代灵动子的思想,认为刺客是天道运行的一环,盛世以道德约束人,衰世以法律,而乱世以行刺,否则人没了顾忌,社会便将崩溃。

由于你们这一代军阀不管帮也不管党,所以党和帮得到极大发展,天下之大,竟没有党帮之外的余地。现在的暗杀多是帮所为,甚至更多的是党所为,比如张振武、宋教仁、廖仲恺、陈其美,这一干人的被刺均与我无关。

我记住了《灵动子》全书,却未遇一个侠者,于是便决定由我来作。我始终没发现第二本《灵动子》,以次判断,那刺杀袁世凯的厨子不在党帮,也许真是白猿一系。

经过了一年练习,我掌握了弓射技巧。

方法其实简单,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拿盏油灯站在野外,数蚊蝇的脚。练好眼力后,在极度困乏的情况下,站在悬崖边上,作单腿跳。

练好胆量后,造弓五尺、三寸各两把,先练五尺大弓,射百米之外,再练三寸袖箭,射近前的发丝,后来能用五尺大弓射中近前发丝,用三寸袖箭射达百米之外,就算练成了。

从此我怀揣袖箭,射杀贪官污吏21人,土豪劣绅47人,每次行动后留下“白猿”名号。刺杀文华堂主席胡毅生失败后,隐藏在安徽桐城。

刺杀胡毅生,我受了三处伤,左臂枪伤,右腿骨折,在翻上民居屋顶逃跑时,被铁丝划伤额头,留下五厘米伤疤。

之所以躲在桐城,因为此地有一个“施公草帽厂”。安徽省军务帮办施从滨,见桐州民风强悍,失业者多流为土匪,于是创设了草帽厂,收容流民作工人,渐渐平息了匪患。草帽厂中多是下山的土匪,有刀疤枪伤者,不在少数,我混迹其中,毫不显眼。

隐藏了三个月后,原该再次行走江湖,但一个女人令我在草帽厂中耽搁下来。

施公草帽厂的商务由施从滨长女管理,我们称她为“谷兰小姐”。她只有19岁,却有男人的果断,作过土匪的人脾气暴躁,发作起来,她三言两语便能将人折服,她有时也跟我们聊天,笑起来就恢复了小姑娘的甜美。

《灵动子》上说,作为刺客要不近女色,因为女人会令神经迟钝。的确有道理,一听到她的笑声,我就陷入恍惚。

我知道,她在许多工人心中的地位山大王一般,也有人对她心存邪念。

一个晚上,她一直在办公室算账,估计要留宿在工厂。已过午夜,我走出集体宿舍,确定没有惊动任何人后,向她的房间走去。

耳朵贴在门板上,可以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我会二十一种撬锁的方法,却发现她粗心得竟没有关窗。

感谢夏日的炎热,令她敞开窗户。当用手碰触到她的脖颈,她张开两臂,作出要求拥抱的姿势,确定她仍在沉睡状态,我抱了她一下,就翻窗而去。

她要求拥抱的姿势,我一生难忘。在男性气息的感染下,那是她作为女人的自然反应。

以后的夏日,在她留宿工厂的夜晚,我都会翻窗而入,抱她一下。

一天我发现窗户关上了,方知道秋天已不知不觉地到来。我用一缕丝线探进门缝,扯掉里面的插销,推开门的瞬间,我见到她坐在床上,努力地瞪着眼睛。

她没有受过训练,她的眼中应该是一团黑暗。她说:“谁?”我说:“是我。”便冲过去,一下抱住了她。

她在我的怀中没有挣扎,但我迅速松开她,贴着地面无声地逃逸了。她对我的印象应该只是条暗影。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抱她了,回到集体宿舍,我倒在床上一下子睡去。

第二天,谷兰小姐召集了所有工人,她一行一行地看过去,到我面前停住,问:“是你吗?”我:“是我。”她:“怎么能让我相信?”

我抱住了她,全厂哗然。

她推开我,说:“信了。”

她认出我,因为昨晚拥抱时,她脸上的皮肤敏感到我额头的疤痕。

我与谷兰小姐的恋情,并没有发生。对于她,我已经太老了,我骨折过的右腿肌肉萎缩,还有左臂上的枪洞,对于一个女孩,过分的触目惊心。

况且我是世上仅存的白猿刺客,为维护天道运行,我不能停歇。在桐城郊外的凤凰亭中,我拥抱了她许久后,就转身离去。

她身体的轮廓被枫叶染红,她问:“脸上有疤的人,你就这么走了?”

我:“对。”

离开桐城,我心绪紊乱,失去了一个刺客的冷静沉着,在此时行动,无疑自杀。

我隐入九华山中,二十五日后,感到她已与我无关。

山中的清静生活,令我越发感到自己使命的重大,开始修炼《灵动子》技能。五个月后,我练成更高一级的弓射法,此法极为隐秘,能在公众场合行刺而不被发觉。

下山后,不由得再想去见见她。

用了十一天,我走到桐城。之所以没有乘车,是想有改变主意的足够时间。经过凤凰亭时,见山上的枫叶已尽数凋零。

施公草帽厂已换了主人,作起了妇女首饰,原有的工人都已不在。经过询问,我才知道这五个月,她的生活有了巨变。

闽浙巡阅使孙传芳自称“联帅”,对抗南京政府,施从滨参与了讨伐战役,在固镇兵败,被孙传芳砍下头颅,悬挂于火车头上,行驶一小时候后,扔进洞庭湖。

谷兰小姐在洞庭湖三天,没有找到父亲的头颅,入殓的只有尸身。她在婚礼上三次哭昏,葬礼结束后卖掉了工厂、住宅,将母亲弟妹安顿在上海,然后她就不知所踪。

按照她的性格,一定会为父报仇的。真后悔没告诉她,我就是一个刺客。

我走遍了江南五省,也没找到谷兰小姐。忽然报纸上登出她结婚的消息,她去了北方,丈夫是山西总司令部情报股股长。因为婚前有相士说,这位小姐眉宇间有煞气,所以婚后旅游他们去的是五台山。

在五台山佛堂,我远远地望见了她的夫婿,一个英姿勃勃的小伙子,看得出来前程远大。她也是一脸幸福。

五台山有一座观音阁,据说十分灵验,她的夫婿带有侍卫六名,赶走了闲杂人等,让她单独许愿。她夫婿的体贴之心,令我好一番感慨。

她走上观音阁后,我撬开窗子跳了进去。

她瞪着眼睛,说:“是你吗?”我:“小姐,是我。”

我们没有拥抱。我问她许的什么愿,她说祝夫婿杀孙传芳的计划早日成功,我点点头,向她告辞。

她临别的话是:“你觉得我漂亮吗?”我:“漂亮。”她:“女人长得漂亮,有用。”说完是欲哭的模样。

我应了句:“有用。”便跳出窗外。

原本我是可以暗中杀掉孙传芳的,但我没有。

我去了传说中白猿一系居住的赫图阿拉山新宾地带,对于三百年前女真人烧山的事件,当地村民仍然记忆深刻。他们给我讲了许多山中怪事,令我感到真的存在过白猿一系。

我在山中无休止地游逛,所去的都是隐秘之处,渴望能遇到白猿一系。我十五岁便是军人,过得从来是集体生活,自从翻出了天坛外的围墙,我就一个人孤独行走,要是能遇上一群和我一样的人------

但我毫无所遇。我也不想再出山了,我的衣服已渐渐残破,老死在这里,是最佳的解脱。

在山中几乎感受不到饥饿,满山的花草洋溢着一股极大的活力,只要闻一闻便会有饱饱的感觉。但一天,一只麋鹿从身边跳过,我下意识地将它射杀。

鹿血是烈酒一般,带给我深深的迷醉。从此养成习惯,每十天便要捕杀一只,除了鹿,还有孢子、鹞子、山羊、狗熊、狸、蛇,甚至还吃过一只老虎,我感到整座山的灵气汇于我一身。

总有一天,我将吃光山中所有动物,到那时我该再干点什么?

山下的村民已经开始讲述我的故事,他们的山上又有了异人神仙。一天,我被一只在树枝中穿梭的鹞子吸引,奔跑出一里,将它射杀。射杀的地点是山中的开阔地带,它摔落在地后,一伙身穿黄色披风的人向我走来。

他们是东北安国军大元帅张作霖的近卫队,奉命寻找“重新出现的白猿一系”。我射箭的方式极为隐秘,在旁人眼中,我仰头一望,鹞子便落下地来,的确神乎其神。

山中生灵已被我射杀过多,当近卫队要我随他们去见张大帅,我问:“是杀人吗?”他们红着脸点了点头,我说:“走。”我的兴高采烈,令他们吃惊不小。

那时张作霖说出:“去北京搭一个大戏台子。”的著名话语,带领十一万安国军到了北平。

在等候张作霖接见的两天时间,我被安排住宿在北海公园内,乾隆皇帝的游园歇脚处,一场大雪后,湖边柳树结满冰凌地摇曳,看得我心旷神怡,当张作霖到达北海,问我姓什么时,我说:“柳。”

从此世人便称我“柳白猿”。

张作霖的目光从来没有一点热度,阴冷冷的很有威严,不愧是东北的豪杰。据说他每晚是趴着睡觉,为“虎踞”之相,贵不可言。而我知道,那是他早年当前清骑兵哨长时养成的习惯,所有骑兵都是趴着睡觉,因为整日骑马会有腰痛的毛病,趴着睡觉令脊椎伸展。

原以为他会很快会派我杀人,谁知他只是想养个高人。当时他已有了两大高人,一是日本顾问菊池武夫,此人透露许多日方秘密;二是算命先生黄老君,曾展示入火不焚、百日不食等多项绝技,为每一次军事行动拈掐吉日。

对于我,他态度恭敬,却很少谈话,从这一点上看,我就知道他必成大业。《灵动子》成书的战国时代,与当今的乱世相似,唯一不同的是今人缺乏才干,他是不多的才干之人,懂得古人“养士”的道理,利器要藏起来,关键时才用。

菊池武夫是个规矩的日本人,对于不了解的事物从不过问,几乎没跟对我说过话。而我的到来,令黄老君感到忌恨。

通过带我来京的近卫队,我了解到,黄老君不是人,而是个修炼三百年的狐仙,一次他在洗澡时显了原形,从木桶中伸出条红色的尾巴。

一天,黄老君到了我的房间,在喝茶时向我指点窗外的喜鹊,趁机从指甲中弹出一星粉末到我杯中。

他的手法非常快,以这样的手法凭空变出什么都应该不成问题,他是高明的魔术师。但我曾将一团扑火蚊蝇的脚数得一清二楚,又怎能逃脱我的眼睛。

我将他带到屋外,仰头一望,树枝上的喜鹊便摔落在地,黄老君立刻变色,慌张告辞。回到屋中,我闻到茶水已有臭气,浇在窗台的花上,花瓣就成了乌色。他用的是一种叫“烂肺草”的毒药。

望着逐渐溃烂的花瓣,我对张作霖有了新的判断,受欺于这种江湖骗术,说明他还不是一世英才。

我其实只想杀人。山中岁月已将我磨钝,作为一个“侠”,在这个乱世,判定是非的思考太消耗心神,我只想无思无想连绵不断地杀人。

居住在北海,这明朝四百年清朝三百年雕琢出来的风景,也不能熏陶得我有一丝宁静。

此时在孙传芳在江苏与北伐军对抗,吃了败仗,化妆坐火车到了北平,对张作霖说:“咱们吃麦子的北方人和吃水稻的南方人,永远合不来。”张作霖说了声:“好!”

两人达成了联合协议。谈妥后,张作霖宴请孙传芳时不单叫上了六姨太,还叫上了我们三大高人。宴会上,黄老君进行了助兴表演,两手在空中一抓,变出两只白鸽,扑楞楞飞走,赢得掌声一片。

我一直盯着孙传芳。可想他前的危机,来见张作霖竟没来得及卸妆,他为自己粘上了五缕长须,他原本就是气宇轩昂的人,更显威风,如此化妆,在乘车时会极为显眼,与他隐藏身份的本意出入甚大。

我随时可以杀他,但我没有。既然谷兰小姐的夫婿已有了计划,就让他去办吧,如果成功,他们夫妇的感情将加深-----

孙传芳离开北京时,我病了。一直高烧不退,为防止黄老君趁机加害,当他随

张作霖来探病时,我仰头一望,将他射杀。

面对身旁黄老君的骤死,张作霖显现出英雄本色,仿佛没有看见,语调平静地说:“能为我杀一个人吗?”我:“等我病好,马上就办。”

在我生病期间,孙传芳的部队被击溃,张作霖的几道防线均被突破。他已经决定退回东北,但关东日军断了他的归路,提出割让间岛地区的条件。

张作霖与日本人举行了多次谈判,一次在谈判前对侍卫说:“上街去给我买一个假翡翠的烟袋杆。”买回来后,张作霖两手握着掰了掰,满意地说:“碎得了。”

他果然在谈判时掰断了烟袋杆,向日本人表达了最强硬的态度。当晚他来到我的住所,大叫一声:“病好了没有?”我说:“杀谁?”

他要我潜回东北,杀掉一个关东军司令以下的任何高官,引起骚乱,他就可以趁机回东北了。至于杀日方军官的后果,他说:“延吉县里的朝鲜人组织了个反日的青年党,就赖在他们头上吧。”

当时已经有日本特务在刺探他回东北的列车班次,我动身前向他告辞,他感慨地说:“要是黄老君还活着,就可以请他掐算个吉日了。”这句话令我有了不祥的预感。

到达关东后,我连续刺杀了两名日军大佐,但没有引起骚乱,似乎他们正忙着一件重大事情,对两名大佐的死亡已顾不上。

当我准备刺杀关东日军的参谋长河本大作时,日军在皇姑屯用三十麻袋黄色炸药炸了张作霖的专车。张作霖的专车是前清慈喜太后所乘的花车,长二十二节,张作霖的位置在中央,生死未卜。

后来有传闻,张作霖曾几次更改启程日期,就是要选个吉日。火车出发后,顾问菊池武夫在中途下车,他曾向张作霖透露许多日军秘密,也难免不会向日军透漏张作霖的秘密------

他的遇刺给我造成严重打击,在这个世上,要想刺杀一个人,不必学《灵动子》,只要有炸药就可以了,我在这世上还有何用?

在张府的岁月,只令我有了个姓氏。当确知张作霖已死后,我离开关东,向山西而去,在沿途旅馆都用“柳”姓登记,至于名字,起过“柳作霖”也起过“柳传芳”。孙传芳,他应该死了吧?

我在山西呆了四年,听到谷兰小姐离婚的消息。

那时她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我找到她是在上海蒲宁路医院,她正在进行“放足”的手术。她的脚是前清时代的三寸金莲,整形手术便是将折断的脚趾慢慢拉直,手术分七次进行,每五天要拆线换药。

我就喜欢她这的女子,手术后疼得如上刑一般,她冷汗淋漓却一声不吭。我又一次从窗而入,跳入她的病房,她吓了一跳,过一会说:“是你吗?”我:“没错。”

见到是我后,她舍去了人前的倔强,疼得在床上扭动。我问:“这又何苦呢?”她:“为了像男人一样大跑大跳。”

她的夫婿终于没有帮她报仇,所谓杀孙传芳的计划不过是赢得美女的手段,结婚后就再也不提。她恨恨地说:“女人漂亮,没用。”

《聊斋志异》中有个叫商三官的十六岁少女,女扮男装潜入豪门,将杀父仇人劈成两段。这个故事启发了她,求人不如求己。放足不是为了刺杀后逃跑,而是为了追击,她已决定与孙传芳同归于尽。

住院期间,我一直陪着她,她对外解释,我是她家在桐城的老奴。我真的已经很老了,比我的实际年龄要苍老太多,虽然身上肌肉仍然结实,但我的面容早就枯败,眼角的皱纹鱼鳞一般。

她足好后每天晨跑,学骑马学游泳,后来考虑到为了暗杀可能要翻墙越脊,她还去学了体操。

体操教练是个男的,每当抱着她的双腿将她举上单杠,总令我情绪暴躁。一天晚上,我潜入教练家,将他拎到体操场,对他说:“你作出你所会的最难的动作,我都能照作一遍。”

我曾在悬崖边上单足蹦跳,对全身的肌肉操控自如。他作出了“沃尔塔落体”,手握杠杆旋转三周,在空中侧翻两次,落在地上钉子一般。

这个动作他苦练了三年,据说世上只有三个人作得出来。我向上一跃,抓住杠杆,旋转了四周,在空中侧翻了三次,落在地上后,说:“第一次作,其实我能侧翻五次。”

第二天,她来到体操场,体操教练已辞职不干。

她对我是有疑心的,比如我无数次干净利索的跳窗而入,便令她百思不得其解,但她从来不问。

我也是可以说出自己的刺客身份,帮她杀掉孙传芳,但我没有。她为报仇作准备时表现出来的英气,令她比平时美丽了三倍。和她一块晨跑,是我平生的最大享受。

她生的都是男孩,一个三岁,一个两岁,是她和情报股长离婚的当天,将孩子偷出带离了山西——从这一点看,她的确是女中豪杰。当她觉得自己可以像男人一样奔跑后,她就将孩子托付给我,让我送去上海她母亲处。

我已打算,她什么时候刺杀孙传芳,我就在哪一天的前一天将孙传芳干掉。所以她托孤的举动毫无必要,但她坚持,我就随她了,在火车站送别时,她和孩子都哭了,我也有些鼻头发酸。

我很快地从上海回来,准备抱她一下后,就赶去天津将孙传芳射杀。但我回来时,她学上了射击,射击教练是个健壮青年,气质正派,为她矫正姿势时,显得专心致志。

而她对他有着亲昵举动,也许没有动作,只是眼神。她对他亲昵的眼神,又怎能逃脱我数过蚊虫脚的眼睛。她有一晚没有归家,我知道自己又算错了,她计划自己在不久后死去,她在寻找此世的最后恋情。

不久于人世的心态,令她的情感非常热烈,整日地和射击教练关在屋中,传出接连不断的呻吟。

一个清晨,她归来,见我等候在门口,和我对视了一眼,说:“想抱我一下,对吧?”我抱住了她,抱进屋中,她在我怀中满脸困意,昨晚一定整夜没睡。她强撑精神要解裙扣,我制止了她。

她说:“好人,那我该如何报答你呢?”我说:“不用报答。”她就将头一缩,睡着了。

我将她展放在床上,便关门离去。

我去的是天津,孙传芳在天津。

孙传芳的住所十分隐秘,窗口内和门内都有警卫持枪隐藏,每次出门都是从园子中开车。我接近不了他,就买了二十公斤黄色炸药,准备像日本人炸死张作霖般炸死他。

但装配炸药,却难住了我,与弓射相比,这显得难度太高。最后我查到孙传芳信奉了佛教,每月初一都去紫竹林清修院听经。

我皈依了紫竹林的福明法师,等待了二十一天后,终于到了初一,但那天我在路上被辆轿车撞伤。我拖着鲜血淋漓的腿走过了五条马路,到达清修院时,将经已经开始,院中扫地的和尚告诉我,孙传芳今日来了。

我松了口气,听着朗朗的念佛声,一下摊倒在地。这条伤腿意味着,射杀孙传芳后,我将无法逃逸,我被处决时,她将明白一切------

我努力挣扎从地上立起,走进佛堂时,听到了一声枪响。

还是她杀了孙传芳,那个射击教练除了送给她一把手枪外,就再没帮什么忙。也许她是爱那射击教练的,什么都没告诉他。

孙传芳死时穿蓝灰色棉袍,青缎面布鞋,被击中三处,一处由后脑射入眉骨穿出,一处由后背射入前胸传出,一处由右额头射入左太阳穴穿出。

她是在孙传芳念佛时,走到他背后开的枪。距离如此之近,血浆飞溅,她能冷静地连开三枪,尤其第三枪是将孙传芳尸体翻转,正面再补的一枪,作为女人,连赶到的警察都佩服她的胆气。

开枪后,她没有逃跑,而是等待警察的到来,并撒下了大量传单。传单上印刷有她为父报仇的原委,我在每口也拾到一张。她被警察抓走时,见到了门口站立的我,说了句:“是你吗?”我说:“没错。”

谷兰小姐势必被处死,我在这世上已没了眷恋,终归我不是战国的豪侠,以维护天下公理为己任,况且在当今的乱世,判定是非过于艰难。

我有两条路,一是回赫图阿拉山,二十饮毒自杀,我配置了“烂肺草”,已经喝下,烂肺草的药性发作是两个时辰,我在您这说话许久,现在我已时间不多。

当年射杀了黄老君,今日便死在他企图害我的毒药上吧,也算接受因果,了断恩仇,真是痛快。

四、

段其瑞325号文案的正文结束后,在侧页有两段补录。

第一段为:

段其瑞:我所不明白的是,你仰头一看,便能将人射杀,这究竟是什么武功?

柳白猿:《灵动子》成书于战国时代,那时火药还没有发明,最高级的武器就是弓箭,所以《灵动子》上都是弓射法。我所练的是将一张小弓含在口中,用舌头挑开弓弦,射出的箭令人防不胜防。为向旁人掩饰张口的动作,便故意作出仰头一望。这是《灵动子》最高武功,很难练成。

段其瑞:秦始皇殿上不许佩带武器,这是最佳的行刺方法,难道荆柯刺秦王前所等的人,就是为要练此功夫,而迟迟未到。

柳白猿:您这是戏论。

段其瑞:哈哈。我再问,你们这一系的此刻为何以白猿为号。

柳白猿:根据《灵动子》记载,为感慨人间的仇杀暴虐,向往人进化过程中猿猴阶段的纯真自由,所以名为白猿。

段其瑞:三千年前的古人就知道人是由猴子进化来的?你这也是戏论。

柳白猿大笑一声,跳窗而去。

第二段为:

谷兰小姐的审理情况为,她为父报仇之举博得了广泛同情,一审判决为有期徒刑十年,二审判决为有期徒刑七年,十一个月后,南京政府颁发特赦令,将她释放。

她后来移居到香港,据说身边有一个瘸腿的老奴。

(完)


原文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3.0协议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备忘」英文日期写法 上一篇
隐身涂料(stealth material)介绍 下一篇

 目录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