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为什么要阅读📚

最后更新于:2020 九月 21日 , 星期一 , 00:02 凌晨

人为什么要阅读

河森堡

前几日,我看到大家在微博上讨论一个问题,即人为什么要阅读,一些老师发表了很棒的观点,我得到了不少启发。我也喜欢阅读,在我看来,阅读一个很重要的作用,就是让人意识到,自己正处于哪些因果背景之中,进而得到大尺度根本性的指向。

丹尼特老师曾经讲过一个例子,说从前监狱里有个性格古怪的狱卒,他热衷于捉弄自己的犯人,每当夜深人静犯人们都睡着之际,狱卒就会悄悄把牢房的铁门打开,给犯人们逃跑的机会,等犯人们睡醒之前,狱卒再把牢门关上,以此来制造一种“你们本可以自由,但却因为愚蠢地睡着了所以依然被困在这”的遗憾。

事实上,丹尼特老师表示,这些犯人并不需要懊悔什么,因为当他们睡着的时候,这些人对牢门被打开了这个事实一无所知,所以他们并没有被置于那种可以获得自由的因果背景之中,对于他们的感知来说,“因”是不存在的,自然也不需要为错误的“果”而悔恨。

反过来讲,一个人如果想要做出明智的选择,就要让自己置于清晰的因果背景之中,明确地了解自己的行为会在当下指向怎样的结果。

但事实上,一个人在很多种情况下会被排除在因果背景之外进而犯蠢,他可能因为睡着或晕倒而无法感知外界,他可能因为被人蒙蔽和误导而失去判断依据,还有一种很常见的情况,那就是他不阅读,难以理解抽象的概念,更无法以抽象概念为基础进行推理,对于这些人来说,因果背景同样消失了。

亚历山大·罗曼诺维奇·卢里亚(Alexander Romanovich Luria)是俄国著名学者,1931年,他在考察过程中接触到了一些说乌兹别克语但并不使用文字的农民,于是就有了以下对话。

学者:“在遥远而下雪的北方,所有的熊都是白色的,新地岛位于遥远的北方并总是下雪,所以那里的熊是什么颜色?”

乌兹别克农民:“有各种不同颜色的熊。”

学者又把刚才的信息重复了一边,并再次询问了同样的问题:“所以那里的熊是什么颜色?”

乌兹别克农民:“我不知道,我见过黑色的熊,可我没见过其他颜色的,每个地方都有当地的动物,如果那的熊是白的,那就是白的,如果是黄的,那就是黄的。”

学者:“那新地岛的熊是什么颜色?”

乌兹别克农民:“我们只聊我们见过的东西,不聊没见过的。”

事实上,乌兹别克农民的这句话直白地说出了其本人的思维习惯,那就是他们只聊见过的,不聊没见过的,他们不习惯依赖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概念(比如在渺远北方的新地岛)进行推理,这种思维习惯是单纯地使用口语而不进行阅读导致的,因为口语的本质是空气震动,无法长时间地停留,这种短促而易逝的特点使得口语更适合描述那些五官可以直接感受到的具体事物,如牛、房子、石头、车轮等等,而可以突破时间和空间局限的文字则更适合于承载那些宏大、渺远、形而上的概念,比如法律、民族、阶级、国家、革命、意识形态等等。

你可以指着一头牛说:“嘿,看呐,这就是牛。” 但你要指着什么东西才能说“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呢?或者指着什么东西说“这就是冷战”? 你无法指着生活中任何一个具体的东西说,你只能列举很多事实,并从这些事实中总结出规律和共性,这样才能让你表达的概念清晰起来,而你列举的那些事实,有些是古代发生的,有些是其他地区甚至其他国家发生的,完全在人的感官范围之外,口语并不是描述这些的好选择,文字才是。

所以,当一个人阅读的时候,那些宏大的、抽象的、无法被我们用五官感知到的概念才逐渐在头脑中清晰起来,大到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一国两制,小到集体评优、社区精神、节日促销、春节档期,这些概念一直无形地弥漫在我们身边,影响甚至支配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如果我们不阅读,对这些仿佛背景音乐似的抽象概念就会认识不足,甚至完全意识不到其存在,自然也就无法将自己置于因果背景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再想做出明智的选择,可能性就非常低了。

在中国革命的早期阶段,宣传人员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由于当时没有普及教育,农民中的文盲率非常高,十个人里九个不能读报,而文盲的一个典型特点就在于只会着眼于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利益,按照直接经验办事。

但实际情况往往是很复杂的,长远的目标与短期的利益在方向上可能并不一致,甚至完全相反,如果在密林中没有远方的参照,而仅仅是一味地选择好走的路,其结果只能是在幽暗中久久徘徊。

阅读让人理解宏大而抽象的概念,进而将人置于清晰的因果背景之中,而这种因果又会给人以根本性的指向,让我们得以摆脱短视和小利的干扰,在更大尺度上做出明智的选择,这便是阅读的价值。

“天快黑了,走这条路吧,这路宽,树稀,藤蔓也少。”

“不,我之前在山顶观察过了,朝着那颗星辰指示的方向才能走出森林。”

“哪有星辰?我咋没看见。”

“你不阅读,当然看不见。”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NC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目录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