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更新于:2020 六月 9日 , 星期二 , 10:14 上午

img

汪有

昨天 22:59 来自 啥都有的iPhone XS Max 已编辑

我又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商机。

我看过一些科学史上的复刻周边,1:1的牛顿反射式望远镜啊啥的,都是很小众的圈子,分享一点小爱好。
没啥影响力。
如果让我选一款更有意义的,我会选爱因斯坦的“2%徽章”。

1930年,欧洲刚刚从一战后的重建中复苏,又开始酝酿下一次大战。
爱因斯坦做了一次反战演讲,呼吁“不妥协地抵制战争,任何情况下都拒绝兵役”,他表示不要担心自己势孤力单——哪怕只有2%的人宣布拒绝打仗,那么政府就会无能为力,他们不敢把那么多人送进监狱。

2%这个数字,迅速成为反战领域最著名的一个数字。
和平主义者们和美国藤校的学生们纷纷制作了徽章别在胸前,上面只印着2%一个数字。
在欧洲大陆,立即有学生因为佩戴徽章被捕。你看,战争贩子真的会怕哪怕是数字上很渺小的2%。

虽然后来二战依然爆发,但在那个节点,和平主义也真的成为了一时之风潮。

我们今天不太会再面对战争威胁,但同样有许许多多来自周遭的不平等和恶意。
爱因斯坦告诉我们,不要担心势单力薄,只需要2%。

比如:
如果有2%的网络作者出来呼吁,抵制阅文的霸王合同;
2%的被性骚扰者站出来,勇敢指认侵犯一方;
2%被不公正裁员者申请劳动仲裁;
2%的关键岗位负责人站出来正面开杠996。
2%就可能变成4%,变成10%。

最开始的2%,当然要冒着莫大的恶意,要鼓起绝大的勇气。
但转发链上的每个人,也都在做出自己的有限推动。
十年来网络环境愈发收紧,但还是会有些观念上我们眼见的进步,都是从2%发展起来的。

爱因斯坦当然也属于2%。
以爱因斯坦的声望,也同样会因为敢于成为2%遭到打压。
二战胜利后,美国陷入一片反共产思潮中。
麦卡锡时代,公民们被随时要求“说出别人的名字”,在对自己及同事的忠诚调查中做证。
爱因斯坦又一次成为2%,呼吁:
“每一位受到委员会传讯的知识分子都应当拒绝作证。”

批评纷至沓来,社会群起攻之,各大媒体口诛笔伐,迅速将他批驳为“公知”。
评论包括:
“一个颇有成就获得无数荣誉的学者被为他提供避难所国家的敌人用做宣传工具,特别可悲。”
“你最应该知道,是这个国家,让你免遭希特勒的魔掌。”

他也开始影响其他人。
在一次麦卡锡在场的秘密听证会上,一位知识分子被问到“是否是共产者”。
他回答:“我拒绝回答,我采用的是爱因斯坦教授的建议。”
麦卡锡问他:你认识爱因斯坦?
他回答:其实不认识,但见过面。
这就是他的2%,最终带动了4%和10%,

我一直觉得,爱因斯坦当年的徽章,到现在也具有其现实意义。
以及,我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时,里面写的是“纽扣”。
应该是译者没加考证,直接把button这个词想当然翻译而成。

不过想想这种误会也还好,放在现在,我们确实没有别一个大徽章的习惯,可能确实做成精致一点的纽扣袖扣比较合适。
定制一枚,放在衬衫袖口、缝在衣服最上。
提醒自己,不要怯于做2%,不要吝于为2%发声。

说到这里气氛刚刚好,应该放一个设计概念图和众筹链接了。
但是你们知道,我对挣钱没兴趣。
这么好的商机免费送给你们了,交个朋友。
谁做出来了记得给我一个,我想要。
咱们下期再见👋


本站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NC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原作者及出处!

[梦]无人接听 上一篇
Physical Record Form 📑 下一篇

 目录

既见君子 云胡不喜